投资有道|刘成敏:投资项目要有平台思维,微创新不适合创业,要有独立思考能力

云投研究
云天使研究院 2017-05-02

Google天使投资人赚了上万倍,孙正义投阿里巴巴赚了2500倍,天使投资应该是天下最赚钱的生意,但天上不会掉馅饼,与高回报相伴相随的一定是高风险。如何控制风险,提高成功率,各家有各家的高招,我们试图用理性的方法找寻其中的规律。2017年,云天使投资院推出“投资有道”专栏,将众多投资大咖的实战投资心得一一剖析分享,坐而论道,起而行之,带您共赴股权投资盛宴。本期嘉宾是追远基金合伙人刘成敏。

来源 | 云天使研究院

第八期

刘成敏:投资项目要有平台思维,微创新不适合创业,要有独立思考能力

刘成敏

微简历

刘成敏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此前曾在华为国内营销部工作,2003年加入腾讯,历任电信事业部总经理、移动通信部总经理、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总裁、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兼无线业务系统总裁。现担任追远基金合伙人、红石诚金基金合伙人、美国F50创始合伙人及云投汇明星领投人。

 创投成绩单

刘成敏先后投资创办了龙渊云腾基金、天惠食品基金、红石诚金创业投资公司,在食品、农业、TMT、游戏、人工智能等诸多领域已投资过100多个项目,其中包括个推、掌上纵横、快行线、沱沱公社、汉朔科技、火柴人等。

一、投资不只是眼光这么简单,创业要想清楚初心是什么

1.投资不只是眼光这么简单

在华为和腾讯的工作经历,培养了刘成敏平台性的视野和眼光,但他觉得投资不仅仅是眼光这么简单。

投资首先是跟紧时代的步伐。刘成敏称,科技行业每10年或者20年就会有非常大的变化和颠覆,二十年前华为是全球制造业最好的代表,现在全球最好的科技公司代表是像Facebook、腾讯、Google这样的公司,未来有可能出现另外一批伟大的公司。作为投资人的话,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这样才更有意思。他希望能够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发现下一个“腾讯”。

其次,还应该谨慎对待每个项目。刘成敏在做投资的这些年里都是比较谨慎的,他一般不轻易出手,也很少被骗、很少被忽悠。基本上是弄明白了再去做,而且能抓住关键点,能问关键问题,但这却是很多投资人的短板。

第三,不要随波逐流。大多数人可能对互联网比较向往,觉得互联网很厉害,刘成敏表示,对互联网是有审美疲劳的。2014、2015年刘成敏在这个行业没花时间,投了原来不懂的领域,比如人工智能领域和计算机视觉方向的一些项目。他的理由很简单,未来智能社会的基础,第一就是要有“眼睛”,有传感器,这就不可避免的要用到计算机视觉,这就是下一个大的机会,所以他在机器视觉做了一些投资,同时在互联网的娱乐领域,也有投资案例。

第四,要有自己瞄定的方向。刘成敏现在在思考两个方向,第一个是娱乐产业,第二个是金融技术。娱乐行业呢,一是因为离钱近,二是因为能非理性定价。不能做理性定价的生意,刘成敏在华为和腾讯都工作过,像华为赚的钱就比较累,因为它是理性定价生意。而像腾讯的生意就很难理性定价。刘成敏觉得娱乐行业创业也快过期了,红利时间大概还剩三五年时间,所以同时他也在思考下一个点,开始关注金融技术。

2.创业要想清楚初心是什么

创业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刘成敏表示,他没有勇气跟创业者一样创业。当然他的选择有很多,也没有必要创业。不过如果他发现一个机会是热爱的,或者符合他内心的,他还是会义无反顾,这就是他说的,创业者要想清楚,创业的初心是什么。2014年和2015年VC市场比较火热的时候,好多著名的VC就在BAT门口等着,鼓励大公司员工创业。刘成敏觉得这个生态链是有问题的。对于大公司的员工来说,要想出去创业,是要想很久的,要非常符合内心所想。但后来他发现很多创业者不是这样的,都是为创业而创业,没有什么内心。为什么呢?

因为刘成敏在腾讯工作过,他觉得创业者就觉得自己领导对自己不好,很不爽。然后著名VC又在门口等着给送钱,那就搞一把呗,反正输了也不是自己的钱,还发工资。你看,自己又发工资,又是CEO,还有秘书、有助理,再也不会被原来的领导骂了。如果是这种情况下创业,刘成敏建议重新思考一番。对创业者来讲,要想清楚到底能干啥,自己想干啥,这个非常重要。

初心定了以后,公司就好办了。比如腾讯,最开始创业的时候,大家是凭着兴趣和自己的特长在做。但后来腾讯是发现了自己的初心,就是“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

3.移情能力和胸怀,决定企业能走多远

刘成敏认为,做企业家,首先要学会“移情”。如果不懂这一条,做企业就有问题了。移情,就是能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换位思考。马化腾、任正非等知名企业家移情能力都很强,他们能站在用户的角度、客户角度、员工角度考虑问题,所以把方方面面的关系协调得很好。

此外,创始人的胸怀有多宽广,也决定了企业能走多远。为什么腾讯能布这么大的局,好多领域都很成功?就是因为马化腾能找某方面比自己强的人,能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知道别人的优势在哪里,能跟别人去互补,能组建一个比较好的团队。创始人一定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样的公司才能走得长远。

创业组团队,一定不要将就,就跟结婚一样。刘成敏称,一般是磨合过的人当发起人的联合创始人比较好,同学、同事最好,草台班子肯定就不投了,马上放弃,因为这说明这人没影响力。 

4.微创新不适合创业,要有独立思考能力

独立思考能力,这一点对中国人来讲非常重要,中国这个国家特别需要独立思考能力,因为我们的教育本身就是追求标准答案的国家。创始人,要追求独立思考,一定要有另类思考。刘成敏称,现在见到很多BP,做的事情都大同小异,像这样的都别创业了。因为创业者总是假设别人静止,自己在努力,在这种假设情况下肯定被别人领先,但这是不可能的。微创新不适合创业,创始人一定要有独立思考能力,不能一看别人想啥就跟着别人想。

二、看项目的关键点:平台思维、刚性需求、社会价值

1. 投资领域的平台思维

华为、腾讯十几年的工作经历,带给刘成敏的不仅仅是业务上的精湛,还有思维上的“格局”——做惯了大平台,想做影响力大,改变范围大的大事。刘成敏这样给解释投资领域的平台思维:

第一方面,是所投项目的平台功能。

比如,在人工智能领域,仅仅投资一个机器人项目,那只是一个“产品”,而投资一个机器人的软件,能用在所有机器人上,能横切一刀是“平台”,再进一步解释的话,机器人传感器就是可以横切一刀做平台东西,而传感器的种类多达2万种,用户量大的通用传感器才有成为平台的资质,归根结底,用户量大、至少过亿,才是平台。

第二方面,是投资角色上的平台。

与VC相比,母基金(FOF,是一种专门投资于其他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是平台,站在价值链高处,更有商业价值。

第三方面,是汇聚人才的平台。

比如,荔枝园,聚合腾讯的同事或者各个大公司离职的同事,为他们找到一个比较好的事业发展方向,同时为创业企业找人才。

当然,与所有的大事件一样,“平台效益”有其发生发展的主客观因素,“要做成一个平台,时间点、资源,有很多偶然因素,硬攒攒不动”。

2.基于商业模式的投资热潮已经过去

在刘成敏投资过的100多个项目中,鲜有仅基于商业模式创新革新的项目,刘成敏看来,基于商业模式创新的创业项目,“尤其是在O2O领域,越高估值越危险,因为不融那么多钱烧不下去”。

刘成敏的投资领域也相应地在逐渐做减法,最后缩减到尽可能专注的领域——人工智能、大数据,归根结底是劳动力成本上升,怎么替换人,给企业节省人力,刘成敏的出发点是人娇贵了,作为企业怎么办,哪些地方需要大数据营销,哪些地方需要人工智能进行替代,在这两个领域下,结合自己的特点,该投什么。  

3.用人性来评价项目和创业者

一个项目值不值得被投,往往会被考虑是不是刚需,使用场景频繁发生、使用量足够大,才值得投资,与“刚需”紧紧相连的另一个词是“人性”,刘成敏看来,人性的范畴并不太宽:喜欢漂亮的东西、好吃、好色、懒、攀比、虚荣心都算。

他会在权衡要不要投资项目时,用人性来套这个项目,例如,手环不顺人性,会给人增加负担;手表顺人性,本来人就有带手表的诉求,美观的同时,还解决了问题。另一方面,创业者也是如此,顺人性,积极的创业者更被青睐,刘成敏表示,自己更喜欢年轻、有影响力的创业者,30岁之前比较好,因为创业更多是“无知无畏”,要猛,要顾虑少,要体力好;影响力方面,创业时,周边同事、下属、甚至领导,愿意跟着他的,可以考虑投资。同时,刘成敏还有排除法来筛选创业者,比如,科技领域不热爱产品的人不投;美术出身的当CEO不投,不像产品、工程师和销售出身的人更要求很细的细节;家里有钱花,也要拿工资的,绝对不能当CEO,没有承担风险的能力;感恩心态不强的不投;不够进取的人不投。

互联网时代,应把握那些人性?一是用户越来越懒,越来越急,节奏越来越快,想得到的必须马上得到。二是虚荣心,炫耀,点赞。“腾讯QQ的‘会员’收费就是顺人性,QQ显示红色名字,排在前面。‘超级QQ’会点亮图标,企鹅举着金色的手机。现在的年轻人很需要这些东西,想受到人们的关注。”再如,在新闻评论中,写好评论的用户会不断升级,得到鼓励。“人喜欢美的东西,因此UI设计要美观;人不喜欢太复杂的东西,因此交互要简洁。”刘成敏说。

三、跨境投资先认清中美创投产业差别

作为跨境创投的先行者,刘成敏目前专注于两家机构——国内的追远创投和国外的F50。这二者分别是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

F50是帮助全球资本连接硅谷/美国创新的新型投资平台。以合作伙伴的角色,F50汇集了全球知名VC机构,包括英特尔创投、微软创投、三星创投、索尼创投、IBM创投、Intel投资、红杉资本、纪源资本等,也汇集了来自中国TMT领域的行业领袖和投资人。在连接硅谷创业公司方面,F50从2014年3月成立迄今,已经举办了5季硅谷创投峰会,已帮助超过230家公司。在此过程中,刘成敏也看到了中美创投产业的一些差别。

首先,美国的创投产业价值链非常完整,也划分得很清楚,因此能形成一个大规模产业。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就能够设计长远的融资规划,不同阶段引进什么类型或哪家投资机构能相对清晰地规划好。而相比而言,中国的投资机构生态还不算完整,需要时间进一步完善。

其次,要注重创投行为的专业性。美国VC有非常专业的团队操盘,整个美国社会也非常尊重专业人士的专业意见。中国的VC专业性相对而言还有待加强,只有更好的提升专业性,才能在长期内给被投公司更好的帮助;尊重专业意见,尊重投资规律是我们需要的。

再次,中美两国的文化差异是跨境投资的一大难点。比如,美国人非常重视提前规划计划,并且不习惯临时改变计划;而中国人相对而言,处事更灵活一些,对变化的容忍度也更多一些。此外,中国人不喜欢Say No,沟通谈判过程中不够直率,反倒容易给美国创业公司造成喜欢变化的误会。

总之,之前中国O2O、智能硬件、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投资非常红火,但其中暗藏的风险已经累积。如今中国资本市场寒冬已经初露峥嵘,布局美国乃至全球投资,从而避免单点出局满盘被动,这对于个人投资人、投资机构来说,将是未来一段时期的挑战和机遇。

智观金融·合赢未来

云天使研究院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可关注公众号

客服热线

010-5241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