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总部李建军:投资就是坚持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

云投人物
云投汇 2017-05-19

文 | 宋川

编辑 | 木木

在互联网圈的人,没有不知道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在这条不到8000米的马路上,寄托了无数弄潮儿的创业梦想。在道路两旁的咖啡馆里,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年轻人眉飞色舞地公布着他的颠覆性创意。

 

“两年前我特别害怕去创业大街。所有人都在创业,每天都有人拉着你推荐项目,但大多数都不靠谱。”聊起2015、16年那段时期创业的疯狂,中关村创客总部的创始人李建军既感到兴奋,又有些无奈。

 

这位有着十几年创业投资经验,历经兴衰沉浮的创投导师,依然对创业和创业者怀有敬畏心。“我常对我们的投资经理说,你要尊重创业者,不能因为你是投资人而俯视他,因为下一代商业领袖一定是从这里走出来的。”李建军的创客总部孵化了300多个初创团队,其中一半以上拿到了投资,规模超过了11亿。

 

“这是我们退休前最后一个项目”

 

2013年年底,李建军和在联想之星的同学——“培养了半个BAT技术”——的陈荣根、还有“教育领域的专家”尚冠军一起创办了创客总部。

 

“那时候基本还都是大的机构在投大项目,早期项目的投资只是捎带的,寥寥无几。我们当时想着怎么用一个机构来做天使投资,也就有了成立创业基金的想法。”但在和业内人士交流的过程中,如果只是在种子期、天使期给创业者钱的话,死亡率非常的高。“还是要做一个孵化器属性的空间,给早期项目提供一些相关服务,能够帮他们渡过这个阶段。”

 

创客总部和创客共赢基金也就应运而生。

 

等到2014年总理提出“双创”,整个创业环境起来,从躁动不安到浪潮退去、资本寒冬,提前做足了准备的创客总部并没有受到时代的冲击,稳如磐石。

 

在这个过程中,三位合伙人的相互配合功不可没。直到现在,三个人的分工都非常明确,在重大事情实行集体决策。

 

“我们三个人年龄差不多,都是70后。经历也差不多,比如都在大公司待过、做过高管,出来以后自己创业。我们也会有争吵,但都是对事不对人,大家非常平和。能力上有非常互补,每个人负责自己的领域,磨合还是不错的。”

 

相对独立、共同决策的合伙人制度也帮助李建军、陈荣根、尚冠军三个“老男孩”在遇到问题前能够精诚合作,攻克难关。“我们都把把创客总部当成退休前最后一个项目来做,所以我们都比较能沉得住,不会那么浮躁。”

 

“投过的项目没有死的,这是个奇迹”

 

投资早期项目是一场风险极大的赌局。前阵子李建军参加一个会议,遇到一些原来做早期项目的朋友,现在基本都已经放弃了。

 

“做早期项目,一方面是你的投资回报期很慢,回报时间可能是5年,甚至更长,大多数人还是很务实的,所以就很难坚持。另一方面是在早期项目中,作为投资人要付出的要比中后期投资多得多。中后期投资基本是财务和资源的投资,但早期投资你除了这两点之外还要给创业者指导,很多创业者的问题是很简单琐碎的,但每个公司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在这个阶段,天使投资人是他最信任的人,很多话他不敢对外界说,只会讲给你听。”

 

李建军写过一本书,叫《创业密码》。他将十几年的创投经验汇总,汇集了从分辨需求,到组建团队、产品升级再到融资等一系列流程细节。在前言里他提到:“埋头写代码、做实验、搞研发,媒体报道的那些成功故事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在他看来,创业初期关乎最多的还是具体的执行力,而不是鸡血和噱头。李建军每天都要花费大量时间对创业者进行辅导。这也是他心中早期投资的情怀所在。

 

“作为一个早期投资人,经常会面对几十个早期项目的扎堆路演,每个项目大概两三分钟的时间。在演讲后,我要在很快时间内对他的问题给予判断,提出建议。这需要大量的看早期项目的经验和对判断能力有很高要求。而且他们所涉及的行业真的是千奇百怪,你需要对每个行业都有一定的了解。”

 

李磊是早期入驻创客总部的创业者,之前他在百度、腾讯先后担任过产品经理,后来出来创业,来到创客总部孵化时团队只有两个人。

 

最初,李磊希望做一个动漫同人社区项目。当时李建军和他的团队为他召开一个私董会,找来一些动漫、投资界的专家进行辅导和评估。最终大家都一致认为他的团队基因和项目不够匹配。

 

当时李磊已经在这个方向努力了两三个月,自己也非常苦恼。李建军非常欣赏他,认为“对方人不错”,劝他把项目放弃,换个方向。之后李磊带着团队转型做租房的分期市场,赶上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趋势,接连拿到三轮融资,在今年1月拿到2.3亿C轮融资,估值10亿,打破了创客总部孵化项目的估值记录。

 

这样的“逆袭”故事,在创客总部并不罕见。虽然早期项目投资确实具有风险,但李建军和团队不久前梳理项目发现,“我们投过的项目没有死掉的,这是个奇迹。”

 

“坚持做一件有价值的事”

 

在创客总部的办公室过道上,贴满了孵化过的优质项目介绍,李建军对每一个项目都如数家珍。

 

“这个项目是一个小伙子在清华做研究的项目,也是我们投资的。”李建军指着名为“惊帆科技”的海报说。“他最早找我时说想做一个芯片,能够把不同功能的芯片合到一起。我跟他说这个事挺困难的,但是我认可这个项目和他做研究的状态,就投了。后来他成功做出来了。虽然别人家也做到了,但他是最小的,就成功了。现在每天的订单多到自己做不过来……有时候(创业)就是这样,‘我觉得这个事一定会有市场需求’,然后这样坚持下来,不去看外面繁华东西、花时间改自己的PPT的人,最后可能真的会成功……”李建军停顿了一下,说,“这是一种自己的价值体现吧。”

 

“价值投资”是李建军在2015年提出的观点,在创客总部的PPT的最后一页,都会打上一句话:“坚持做一件有价值的事”。

 

投身创投圈十多年,他对“价值”的概念自有理解。

 

做任何创业项目都要发现和坚持自己的内在价值。反过来说,我们很多创业者其实很浮躁,他们更多的在做是TO VC的项目,投资人喜欢什么,我做什么。其实大可不必这样。你应该去挖掘你项目本身的价值在哪里。”

 

李建军看重的“价值”是一种价值观的价值,而并非单一的商业价值。就好像李建军和他的合伙人们所创办的创客总部一样,是一件“首先自己感兴趣的事”。每天和年轻人打交道,看不同的创新的东西,虽然大多数都是伪需求,但“就像探险和寻宝一样,你的目的不就是在一堆石头里找到那个钻石吗?这是我觉得乐趣的所在。”

 

投资早期项目始终是一件具有情怀的事,特别是在当下科技创新兴起的时期。“未来的机会可能真的在和科技结合的传统行业。(其实)把科技人员变成创业者这个过程是比较复杂的,他认为好的技术怎么怎么样,从我们商业的逻辑和投资人眼光里,能够看出它可能不具备商业化的条件……帮助他们找到一条距离商业化最近的方向,这个是我们要做的工作。”

 

未来,科技的商业化进程势必要由另一个专业的服务行业去支撑。利用科技去推动人类的发展,这是一条古老而又恒久的道路。在李建军看来,只有“当未来科技的服务机构多起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和科研人员的智力成果才能迎来大爆发,这对整个经济的增长是具有很大促进作用的。这也是一些投资领域的真正风口。”

 

也是李建军所坚持的价值所在。

153032445110980849.jpg微信图片_20170410093318.jpg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可关注公众号

客服热线

010-5241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