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老臣”任宇昕:从游戏之王到超级救火员

云投人物
云投汇 2017-07-19

文|宋川

任宇昕是腾讯社招的第一个员工,那年他26岁不到,坚信编程是人生全部的意义;17年后,任宇昕掌管了游戏(IEG)、社交网络(SNG)、无线(MIG),媒体(OMG),腾讯七大事业群独占其四,被人戏称为“腾讯太子爷”。

但对于这位腾讯大人物,媒体对他的描述却是少之又少。几乎无人能够参详这位腾讯三把手缔造企鹅游戏帝国的细枝末节;也没人破晓何故他能够临危受命,亲自挂帅OMG。除了当年张志东半年内三拒任宇昕申请调岗的故事外,你在网络上能找到的关于他的事迹,几乎全部来自任宇昕在公开场合的演讲谈论,而非坊间神乎其神的传奇故事以及添油加醋的流言蜚语。

但借用腾讯一位视频产品经理的话来评价:OMG战斗力不强,让他来带,就说明他牛逼。

两年前,任宇昕在接受一家媒体的采访后,收获了一个外号:“游戏之王”。彼时他带领的腾讯游戏收入占腾讯收入50%以上,占中国整个游戏行业的50%以上,其净利润高达50%。当时视频游戏调查机构Newzoo总裁彼得·沃曼预测,腾讯游戏在2017年营收有机会接近500亿人民币。而在一年后,腾讯游戏的营收就打破了700亿人民币,如春风野火般的发展速度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把这一数据交付给2003年的任宇昕,大概他会惊呆下巴,因为在那时的行业报道里,“起初我们(腾讯游戏)连名字都没有,后来虽然有,但总是排在倒数第一、第二位,真的很难受。” 

腾讯游戏的低迷期足足有五年,这五年也是任宇昕人生最低迷的五年。期间,他身担多个头衔,但核心业务一直聚焦在游戏上。

在当时,盛大、网易、九城、金山几家牢牢把持着游戏领域,腾讯无论是花费重资引入韩国游戏《凯旋》,还是亲自制作开发的《qq幻想》,皆出师不利,功亏一篑。任宇昕参考韩国游戏市场,提出“后发者侧击战略”,专注休闲竞技类游戏,并下了军令状:“必须做到单一领域的第一,因为从第二名开始基本上就没人记得是什么游戏了。

清晰了战略方向,腾讯游戏的迅猛发展也就开始了。2008年1月,腾讯推出《QQ飞车》,公测不到10天,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即突破30万,这无疑给转型成功的腾讯游戏开了个好头。在这一年里,腾讯游戏相继推出了《QQ炫舞》、《地下城与勇士》、《穿越火线》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游戏。到了2009年2月,QQ游戏同时在线突破了500万!2014年,腾讯游戏年收入447亿元,一举超过索尼、微软、EA和暴雪等游戏巨头,名列世界第一!

在那之后,腾讯游戏的势头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在腾讯游戏崛起的期间,掌舵人任宇昕除了在大方向上制定规划,个人更是亲力亲为,参与到产品的设计、研发、运营之中。“我还保持着程序员的习惯,总是期待找到最优解。”

在腾讯游戏内部,任宇昕首先创建了评测组、设定数据测试模型,从画面、故事情节、操作适应性等多维度对游戏进行评测。同时引入真实用户进行测试,通过观察用户的反应,评估数据真实有效性。这一系列创新保证了腾讯游戏内容的优质和用户体验,奠定了游戏用户的信任基础。

在腾讯游戏发展的初期,它正是靠着产品细微处过人的用户体验,打败了一个个劲敌,走向灿烂之路。

游戏《地下城与勇士》

盛大是游戏界的前辈巨头,任何游戏平台的崛起都绕不过这个名字。腾讯游戏也不例外。两者的刀刃战始于腾讯的《QQ堂》涉嫌抄袭盛大的代理游戏《泡泡堂》,后者的代理上游公司NEXON一怒之下将腾讯游戏付诸公堂。

在腾讯初推《QQ堂》时,任宇昕和团队曾花费数个月,将两款游戏的每个细节都列举出来,一一对比,并进行创新和修改。通过每月至少一次大的改版优化的快速迭代、产品优化,成功在用户量上后发制人,超越了《泡泡堂》。法院也在对比了两款产品后,驳回了NEXON公司提出的侵权和不正常竞争的申诉。

任宇昕在团队管理和用人之道方面也为业内所津津乐道。腾讯员工将任宇昕形容为“说话一团和气”的人,“我从不拍桌子骂人。有些简单粗暴的管理者会用一分钟表达观点,而我则会很耐心的用半小时解释同样的观点。”正如任宇昕自己所形容。

IEG内部采用的是工作室模式,由团队管理者对结果全权负责,集团给予人力、财务等方面的授权和支持,工作室仅设立利润率为考核目标。这也让管理者有充分的话语权和决策权。通过权利分化、以结果为导向的管理方式,激发了每个中层管理者的动力和责任感。“管理者要适可而止,要给下属担责作独立决定的机会。” 任宇昕说。

腾讯周年庆直播,任宇昕就站在马化腾旁边

2017年被创投圈称为“内容元年”。

今日头条2016年年末完成10亿美元的D轮融资,估值达到了110亿美元,而在两年之前,它的估值还不到5亿美元。用一位互联网大佬的话,这是一匹“谁都按不住的野马,必须要减减速了”

在过去一年里,腾讯推出的天天快报被视为拉住今日头条瞪眼狂奔的缰绳。两个团队从内容抢夺打到线下广告投放,互诉公堂已然家常便饭。传说在腾讯的内部,有一个黑板,每天都更新快报和头条的核心数据对比,每每有员工路过,都要胆战心惊地看上两眼,惶恐不安,继续战斗。

即便如此,腾讯依然觉得腾讯媒体方面的增长并没有达到预期。OMG的负责人刘胜义在广告方面颇有建树,但在“加快算法推荐等技术的突破,打造完整的内容生态”(腾讯官方所言)方面,并非强项。

2012年,腾讯推出了泛娱乐战略,提出“以IP授权为轴心、以游戏运营和网络平台为基础的跨领域、多平台的商业拓展模式”,将腾讯几大业务——游戏、文学、动漫、电影——纳入泛娱乐体系内。其中有趣的是,腾讯电影领域实际划分为企鹅影业与腾讯影业两家公司,前者隶属于OMG、后者隶属于IEG。两家公司相对独立,业务各有倚重,但或多或少,有内容分散、内部竞争的嫌疑。

腾讯视频作为娱乐内容的发送出口,两个事业群间一直也存在着合作关系。任宇昕对于兄弟部门的了解也是非常通透,在内容生态的打造方面也具有自己的理解和经验。因此,在OMG发展不尽如腾讯之意的时刻,任宇昕便成为了OMG当下最合适的救火队员。在任宇昕上台后,他出席了企鹅影视的发布会,将视频业务与IEG的游戏、动漫、文学、电影业务并列,明确了未来腾讯视频将和IEG有更多合作的信号。

在腾讯五虎其中三位相继离职后,任宇昕成为了马化腾和许晨晔两位创始人外,在腾讯工作最久的一员。

2012年,任宇昕接任了曾李青离职后空缺了五年的COO(首席运营官)之职,那时他只有38岁,在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中排名第八。这位被誉为“有思想、有魄力、即使在大企业里也保持开创精神”的腾讯老臣,除了业务、企业管理的过人之外,更重要的,是伴随着这个企业的起起落落间,建立起来的情感和认知的趋同一致性,这是所有空降的职业经理人所无法体验的共同经历。

任宇昕最喜用以自勉的话,是“一将无能,累死千军。”这是《左氏春秋》中对纸上谈兵的赵括的评价,也是任宇昕对自己的警醒。从程序员开始,到掌控百亿资产的游戏之王,再到无所不能的腾讯救火员,“常胜少帅”任宇昕正处在他的巅峰,开赴向下一个战场。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可关注公众号

客服热线

010-5241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