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视更名重生,但要赢回1300亿还要解决好五大问题

云投快讯
云投汇 2017-10-09

9月27日晚,乐视网发布官方声明,公司名称将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新乐视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New Leshi Information & Technology Corp. Beijing),简称“新乐视”,其证券代码保持不变,仍为“300104”。

这场自11月7日“雷军曝光乐视欠款150亿”开始,持续了一年的乐视大戏算是画上了一个意味深长但又偃旗息鼓的省略号。

作为互联网行业的“搅局者”,乐视在巅峰期曾创造了1300亿的市值,仅次于BAT和京东,在中国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五。在经过一连串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的丑闻爆发后,乐视缔造者贾跃亭下台,融创孙宏斌接手,这让乐视稍微迎来了喘息的机会。在更名之后,对于打上孙宏斌烙印的新乐视来说,想要重复当年的光荣辉煌,还要解决好以下五大问题。

问题一:“去贾跃亭化”何时完成?

无论新乐视内部人员如何看待乐视和贾跃亭的关系,但对于大众来说,贾跃亭依然是乐视最核心、最显眼的存在。

作为乐视帝国的缔造者,贾跃亭用“不可思议”的手段将乐视从一家堪堪排名前十的视频网站做到了集影视、金融、云计算、电子产品、汽车等产业于一身的巨无霸型上市企业。这也让“贾跃亭”三个字一度被放在了马云、马化腾等人的旁边,伺机被捧上神坛。

然而在过去一年里,对于贾跃亭的个人道德——甚至涉嫌触碰法律底线——的指责从未停止过。百亿套现、资产冻结、5亿信托给家人、逃往美国、“下周回国”梗……这些丑闻的接连爆发将贾跃亭的个人信用推至谷底。而在商业决策上,大手指挥乐视All in造车行业也被视为乐视崩盘的导火线。

虽然孙宏斌接手乐视后,第一时间从行政关系上撤销了贾跃亭掌门人的位置。但从过往债务、舆论大众印象里,贾跃亭和乐视依然存在着千丝万缕甚至牢不可破的紧密关联。在乐视千亿市值的封神之路上,贾跃亭的“乔布斯+马斯克”式的公关形象也是其火箭般起航的重要推动力。当人设崩塌时,企业必然要承担个中风险,而且挽回程度相当之艰难。

当下摆在新乐视面前的困窘在于:属于贾跃亭的旧债虽然从法理、责任上已撇开,但从舆论认知上却难逃关系。在新乐视重生的道路上,“贾跃亭”三个字必然将如影随形,如不能早日做到“去贾跃亭化“,将势必产生更多的麻烦。

问题二:欠下的债务何时还清?

乐视的债务是贾跃亭时代遗留的麻烦,但在现阶段,成为了新乐视要确实解决的第一难题。如同某家媒体所言:“普通人不会去管乐视内部的权力更迭和业务划分,不论乐视体育欠了钱,还是乐视手机欠了钱,或者是贾跃亭自己欠了钱,归到底都是乐视欠了钱。”

在9月中旬,乐视方面透露,贾跃亭掌控的乐视控股与多家供应商达成和解方案,解决债务1亿多元。然而,根据媒体爆料,多名乐视供应商表示目前并没有收到乐视任何欠款,双方只是达成一些初步意向,具体的还款金额和还款时间都只是未知数。而类似于“即将还款”的大饼,对于在乐视大厦驻扎将近半年的供应商们,已经变成了习以为常的东西。

火上浇油的是,9月25日,电连技术发布公告称截至9月25日,乐视移动尚未归还相应应收款项款,同时没有收到过相关还款计划。根据电连技术2016财务年度显示,对乐视移动应收账款计提了坏账准备2278.32万元,计提比例为100%。

除了合作方外,乐视内部之间的关联交易、欠借款问题依然没有被解决。根据融创中国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乐视影业控股股东乐视控股拖欠款数额最大,为17.08亿,占比超过96%。而这笔资金从规模上相当于乐视影业2016年总资产的50%和营业收入的155%。虽然孙宏斌对乐视影业CEO张昭信誓旦旦地保障“你不用考虑钱的问题”,但这笔钱是否归还、何时归还依然是未知之数。

乐视的拖欠款依然和贾跃亭的存在脱不开关系。有媒体统计,从去年年底至今,贾跃亭及其掌控的乐视系公司一共偿还债务近200亿元,其中160亿元为对金融机构的欠款,30多亿元是对乐视供应链和供应商的欠款。虽然孙宏斌将这些不良资产移出了新乐视的体系,但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些拖欠款已经给未来的合作供应链和供应商们消除顾虑、诚信坦然地与新乐视合作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问题三:市场能否再次接受新乐视?

9月12日下午,新乐视举办了主题为“我们在一起”的新919超级电视线上发布会,并正式宣布启动“919超级电视日”活动。这也是新乐视更名以来推出的第一个重要项目。和去年的贾跃亭高调登场、明星环绕、邀请百家媒体相比,新年的919发布会只是由乐视网CEO梁军一个人站在台上讲了近1个小时,显得非常的低调。

去年的“919乐迷电商节”是乐视生态的巅峰。乐视联合江苏卫视做了一场盛大的直播,邀请文体明星蔡依林、韩红、郭敬明、傅园慧、刘国梁、张继科等人一起出场,创造了15小时卖了57.6万台电视的销售神话。在孙宏斌接手乐视网后,也将乐视电视视为乐视旗下三大优良产业之一。

在最近的一年里,乐视电视受到集团的牵连,份额同比减少了5.5个百分点,在市场竞争中位列第九名。但幸运的是,今年上半年国内的电视销量规模下降了,零售量规模为2181万台,同比下降7.3%。对于乐视电视来说,对比小米、酷开、PPTV和微鲸等互联网品牌,依然具有很大的领先优势。

除此之外,乐视影业也被视为新乐视重要的组成部分。

过去,乐视网趁着市场还没重视版权,通过购买《甄嬛传》的独家版权大赚了一笔。然而在版权日益昂贵的当下,新乐视要向制作内容加快发展速度。孙宏斌在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说,乐视今年推出的电视剧《猎场》成本高到2.6亿元,通过内容分发,已经获得了3亿元的授权收入。这也给乐视影业迎来第二春打下了伏笔。

但正如梁军所说,“让更多人重燃对新乐视的信心”将是考验新乐视在市场上有所作为的关键。新乐视的业务能力无容置疑,但在内忧外患之际,大众对“乐视”两个字本身存在着或多或少的质疑甚至抵触。如何以产品本身的优质实现口碑逆袭,进而让市场对新乐视放心是接下来新乐视业务工作的重点。

问题四:乐视金融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乐视金融是新乐视收购乐视影业后另一个重大动作。

根据乐视网的公告,公司将收购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投资”)100%股权,估值预计不超过30亿。目前,乐视投资共有52笔投资,其中不乏咏声动漫、永乐文化、布丁股份等新三板挂牌企业。

新乐视方面认为,收购乐视金融一方面可以为大众端提供金融服务,另一方面通过以资抵债的方式,解决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应收账款的问题。然而,乐视金融除了缓解关联交易冲突、提高估值之外,其本身的价值几何一直备受疑问。

在孙宏斌接手乐视时,曾评估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为乐视三大优质资产,而乐视金融并不在其中。这其中的原因有两点:

第一,乐视金融手中金融牌照的含金量并不高。目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银行、保险、第三方支付等金融牌照十分稀缺。在这一点上乐视金融亦没有优势。根据界面报道,乐视旗下的保理牌照为2016年重庆工商局批复,中小贷牌照为重庆金融办发放,都是地区性的金融牌照,并非“一行三会”(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批复的牌照;第二,金融行业发展需要大量前期资金投入,但众所周知的是,花钱正是新乐视的最大短板。

新乐视给出乐视金融的30亿估值,从某种程度上讲,极有可能是一厢情愿却被迫而为的行为,未必能够被资本和市场所接受。收购乐视金融是新乐视出于估值需求而扩大布局的无奈之举。沿着旧乐视的老路,穿着新乐视的新鞋,想必孙宏斌在签字时并不好受。

问题五:如何拯救新乐视岌岌可危的股价?

从本质来说,收购乐视金融的背后是乐视复盘的必然准备。从停牌首日(4月17日)算起,10月18日将是乐视最后的复牌日,但乐视目前的估值并不理想。

7月8日,中邮基金、嘉实基金、易方达3家基金公司公告下调乐视网的估值,股价下调到22元/股,降幅约28%,相当于3个跌停。在此之后,乐视网又爆出中报业绩亏损6.37亿、公司遭遇多起诉讼仲裁的消息,这意味着复牌后新乐视的股价将面临岌岌可危的危险境地。

乐视的股价也有过反弹,在年初引入融创中国时公司股价曾短暂上涨到39.35元。但在那之后股价再次一路下跌,到4月14日收盘,乐视股价仅为30.68元,跌幅达22%,市值缩水170亿元。在距离复盘只有十几天的交易日里,更名是新乐视做出的最大一搏。如果开盘后乐视的股价崩盘,投资乐视150亿的孙宏斌、多家重仓的基金以及18万多的散户们,将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分析说,“孙宏斌在乐视前加个‘新’字,既保留乐视字样,又对要告诉外界新乐视与贾跃亭时代的乐视不同,以一个全新形象重新开始,也希望获得市场和投资人的认可。”但从现有的情况来看,新乐视的更名并没有从经营层面对乐视进行大的修改,新乐视的最大危机依然在“信任”。

我们可以看到的进步是乐视网CEO梁军四处奔波、和各地乐视致新的供应商取得联系、重建信任;同时新乐视加速了乐视与贾跃亭、上市公司体系与非上市公司体系的切割。然而在一些行业分析人士看来,这场持续一年的乐视危机“已经从根本上动摇了投资者、用户对他的信心。”

新乐视可能很难在复盘前赢回投资人的信任了。但通过一系列的改变、回归产品和服务的初心,通过实实在在的行动去赢回好感,对于仍然有不少支持者的新乐视来说,“起死回生”还是有机会的。旧乐视靠着营销公关铺出的路已经被证明并不牢固,新乐视想要赢回1300亿的尊严,还是要从自身改变出发。

不要两次都跌入同一条河流。也不要让人失望两次。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可关注公众号

客服热线

010-5241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