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从奥运会看互联网+体育创投未来发展走向

云投公告
2016-07-21

 在2792年前的今天,公元前776年7月21日 (农历六月初三),世界上第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古希腊举行。

 

    描述:奥运五色环标志象征著五大洲团结,蓝色(欧洲)、黑色(非洲)、红色(美洲)、黄色(亚洲)、绿色(大洋洲)。 

 

    奥林匹克运动会(希腊语:Ολυμπιακοί Αγώνες,简称奥运会或奥运)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办的包含多种体育运动项目的国际性运动会,每四年举行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最早起源于古希腊,因举办地在奥林匹亚而得名。

 

19世纪末由法国的顾拜旦男爵创立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从1896年开始奥林匹克运动会每四年就举办一次(曾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中断过三次,分别是在西元1916、1940和1944年),会期不超过16天。奥林匹克运动会现在已经成为了和平与友谊的象征。

 

08年北京成功举办了奥运会,北京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使全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巨变,看到了蕴藏了几千年的中国文化的释放,在释放中我们更加自信,我们更具崛起的力量。

 

英国运动经济学教授克里斯·格拉顿在“2008奥运经济(北京)论坛”上表示,估计北京奥运会至少能够带来60亿美元的“赛后收益”。如果算上旅游、商业、地产、建筑、交通、体育、科技信息、电信等因奥运而受益的外延产业,从2003年至2010年的8年间,北京奥运会所产生的总体经济影响将达到717.06亿美元。

 

而今年,我们的互联网公司也习惯性的把目光投向了体育产业这种所谓的“新风口”,在经历了影视文化产业的疯狂之后,他们更加坚信和文化产业一样,解决更高层次精神需求的体育产业会是下一个金矿。

 

然而,互联网体育究竟是和影视文化产业一样能成为搅动市场的“鲶鱼”,还是又一个有着美好幻想的伪需求?

 

暴风影音的CEO冯鑫认为,过去,电影院开门待客,有相当多的空座,人们生活在电影院旁边,只是不去。当爆发时点到来,去影院的精神需求产生,上座率自然就提高了,票房也涨了起来。“体育则不同。”冯鑫说:“过去,体育的场景一个是体育场、一个是电视台。而事实上,这两者已经塞满了。你去工体看球,甚至去石家庄体育场看,基本上都是满的。”

 

这也就是说,在过去,电影院空着,当需求来临时,空影院满了就是商机。而同样在过去,球场却已经是塞满的状态,体育构建的场景并没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当人们想进一步投入对体育的热情时,他们能选择的消费方式还是原有的——要么去体育场看球,要么在家看。即使是互联网的介入也没能给体育产业带来新的消费出口。

 

“这是我们在努力的事情,构建新的服务。如果还是基于原来打开中央五台和去体育场的体育场景的话,这个商机是不能够真正释放的。”冯鑫说:“我们如何能够提供一个更好的服务,一个跟用户,跟体育相连接的一个场景,并在这个场景当中有更好的服务,这是我们现在面临最重要的课题。”

 

冯鑫说的不无道理,而事实上,除了亲临体育场观看、另一个体育场景“在家观看”也并没有因为互联网的介入而发生太多改变。

 

PPTV在去年豪掷2.5亿欧元买得五年西甲联赛中国地区独家全媒体版权,但在今年,他们在体育版权方面几乎没有动作。PPTV体育传媒事业部总监董砾曾透露,一些顶级赛事版权基本上以每年30%~40%的价格往上涨。据腾讯科技不完全统计,2014年发生在体育产业的投资有37起,2015年为120起。随着几大赛事版权的尘埃落定,版权方面,今年的“爆点”寥寥无几。而这样的放缓同样发生在体育创投领域。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对此感慨颇多:“过去一年是体育资本的爆发期。”他认为,包括影视行业的剩余资金在内的很多原因引爆了投资体育的热潮。乐视体育本身在去年也用创投基金投资了约10个项目。但在投资过程中,雷振剑发现,项目的质量优劣差距非常大。

 

雷振剑认为,赛事IP价格的上涨让体育产业的成本激增,加上媒体的报道,体育产业变得“看上去很大”,但实际上,体育产业在消费端的收入规模还很小,而这也是未来的增长点。

 

他断言,在奥运会结束之后,体育的资本市场一定会冷静一段时间。

 

“我们自己也是,今年年初,我已经收紧了在投资范围的合作了。”雷振剑提到乐视体育的情况。他用“外热内温”四个字概括当下的体育创投。

 

“未来的消费产品无所谓线上和线下,体育是汗水经济,它一定要参与才能带来巨大消费。如果仅仅在客厅看一场比赛,这个消费在中国目前的市场是有限的,甚至是不成立的。”雷振剑说:“ 只有带动体育到消费这一步,才是真正的爆发。”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可关注公众号

客服热线

010-52411871